• 2014-06-05

    看图说话

    突然在别处看到我两年前的这个时候写的一个看图说话,都忘了写过这么个东西了。找过来,留个纪念。

     

     

    有时想象   你是风
    忍不住想问
    给你的那些叶子                                                                                                                                                    

    是否还带着


    也许
    你还我的
    就是远处铅色的云朵
    当然  还有泪水

    即使秋天已经来临
    我还是要谢谢你
    跟我共度的春夏

    你该知道
    飘飘的  不是衣袂
    是我残破的心动
    远去的  也不只是青春
    是曾经辗转之后的梦境

  • 2013-10-11

    梦醒

     

    古街,三轮车。功夫茶,牛肉丸的幌子,卖林檎的摊贩,缭绕不明的方言。

     

    老人羞涩的笑脸,是中药里慢慢融化的几颗冰糖。

     

    有人的异乡,有人的故乡。

     

     

     

    氤氲。

     

    香火,钟磬,佛祖。

     

    诵经声越过膜拜的人群,跌落又弹起。像一场江南的雨,时断时续,时疾时徐。

     

    寺的角落,菩提树。沙漏倾斜,时间停住。

     

    想起多年前属于自己的句子:月落前/夜莺的一千次苦啼/惊活/整株菩提/而我/用一卷瘦长的思绪/穿起/流布天空的一百零八颗泪。

     

    那时,还未见过这树。诗意生于虚无,推开生活或被生活推开。第一次。

     

    坐看云起。从彩虹上滑落的悸动。

     

    美丽,是种奇妙的际遇,碎了的花影,荒芜的田野,收住的浅笑,醉了的少年和那部散了场的电影。

     

    召之即来,挥之不去。相由心生,仁者心动。

     

    宗教到世俗,静谧到喧嚣。一道门槛,一刹那。墙里秋千墙外道,曾是路人。

     

    从一场旧梦中醒来。

     

  • 2013-06-02

    头上的阴影

          去年的9月18日,老爹确诊胰腺癌。从那时起,头上就一直笼罩着一大团阴影,像盘旋着一只随时扑下来的鹰,全家处在惶恐和不安中。对我来说,不用到12月22日,世界末日已经来临。

          第三个明确表态诊断无误的医生是华子,我的同学兼父亲的学生。望着他用手中的圆珠笔给我画的内脏器官图,解释着这个癌症之王的来龙去脉,我只能无助的问他:“大概还有多长时间?”他职业的习惯脱口而出的是:“不好说”“以你的经验呢?”他明显经过斟酌,我甚至能感觉到那一瞬的迟疑里面既有职业素质又有感情因素的权衡,“一年左右,你最好提早有个心理准备”!

          面对死亡,怎么能有准备呢?除了预支的悲伤和惶恐又能准备什么呢?      当你突然预知了所爱的人的死期是一件太残忍的事情。而且这段时间又是如此短暂!不出所料,其实华子已经是宽慰我,后来经过跟不同的医生、患者家属...更深一步的了解,不好说是真的,其实这个病最正常是半年,大多短到只有几个月,能维持一年的其实已经微乎其微。

          已经过去了9个月。这200多天里,几乎每天都是煎熬。10月,我盼望老爹能安然过新年;新年过后又战战兢兢盼春节;入九第一天我又许愿能让我写完“庭前杨柳珍重待春风”...现在虽然不像最初几天的惊慌失措,可面对死神一次次的突袭,所有的准备都苍白无力。有几次,感觉那个巨大的阴影已经重重的压下来,透不过气,还好它又如我所愿的闪开,可我知道,那只是意味着可能下一次就是它最后的俯冲。

          9个月中,所有的生活都失去了重心,或者说只有一个中心,那就是让老爹最后的日子尽量减少痛苦,过得舒服一点,其余所有的事情都变得不重要了。其实期间也发生了不少事,寒假前我离开了学习工作20年的学校换到了另一个学校,正月十五一个关系不错的哥们因抑郁症自缢了,五一期间一个前同事也跳楼了......我就像躺在地上,没经过任何训练的表演胸口碎大石的演员,等着锤子一下又一下锤击着脆弱的胸口,不知道是等着石头碎还是胸口裂开。

          卡夫卡说:对健康的人来说,生就是对人必有一死这种意识的无意识的、没有明言的逃遁。疾病总是警告,同时又是较量,因此,疾病、痛苦、病痛也是虔诚的极重要的源泉。今年我四十岁了,早就没有了虔诚,只想逃遁。

          已经连续两周失眠了,无论几点睡去,每天早上4、5点钟准时醒来。我知道我头上的乌云终究会压下来化成一场大雨,会把我淋个湿透,只是不知道我是久病不起,还是很快恢复。

          听天由命而已。但是,我爱你!

        

  • 2012-01-04

    许春小传

    许春小传

     

    许师春者,津人也。其先为元人,故存剽悍之风于血脉,独行特立、急公好义、洒脱不羁。嗜烟、好酒、喜女子、乐博弈。平生坎坷,然尝谓吾其平生得意之事有三:一曰文革间年仅十余,曾羁秦城,疑因政获狱幼之最也。二曰其弈不入流,虽然,尝为喧嚣一时之中日弈局判,乐弈者有此际遇,足矣。三曰尝于北大百年讲堂布道,杏坛禁烟火,然春称若受制于此例则不入,校方权衡再三,无奈允之,时至今,此坛宣讲吞云吐雾者仅春一人尔。初吾怪之,诧于其开创吾校广告专业先河事竟未居得意之三甲,然见其谓吾之时摇头晃脑,津津乐道,欣然之情溢于言表,天真烂漫似孩童状,始知春异于常人,乃真性情也。

    天朝三十一年,春得中津师学堂,修习新闻,才华始现。三十三年,与创《天津教育报》,三十五年学成任教。后两年,因党团之管入仕,平步扶摇,忽止于四十年春夏之交,遂绝仕念,执教鞭。初,生少无着,遂兼商于开元印务,然为人仁者上,淳朴敦厚,去商远矣。吾尝闻人与之榷某印务价几何,其竟自降之,言宁可自亏,亦勿欺友。长久以往,开元生意遂败。四十三年,始创吾校广告专业,穷心竭力,诲人不倦,事业乃成。

    春师爱生如子,且平易近人,甚得生心,生昵称“春哥”、“许爷”。其貌虽非潘安,然则腹有才华,自显倜傥之韵,牵妙龄倾慕,加之其乃性情中人,遂频招家庭之变。春亦恼之,恰某日遇麻衣传人,语之“春”字非吉,乃自改为“椿”,希自此去厄求安,故新友皆以之谓椿,不知春为其本名。

    春师喜华服、着布履。学问之事亦尚古,述而少著。尝言著文一生一篇足矣,且需通俗直白,鄙诘曲聱牙。然今之高校,学术之事尚量化,重等身,轻传世,许师亦不以为意,虽开专业之先,业之翘楚,桃李遍布,今仅副教授尔。

    春师口吃,平日讷不善言,然至杏坛则口若悬河,绝无阻滞,岂非怪哉?春师多见惊人之语,有好事者集其语录发于网络,引无数路人观之,宛然会意、啧啧称奇。

    天朝六十二年,许师讲学,至半,忽发脑崩,倒于杏坛,遗言谓曰:“未能终堂,愧于弟子”。遂昏迷,后二日,溘然长逝,终年五十有三。是日,恰冬至,岁中最长一夜。许师生日亦节气,清明。

    古人云:“死生亦大矣。”岂不痛哉!友与弟子闻噩耗,一众皆愕然,惜乎天妒英才、殁于壮年。千人凭吊,蔚为壮观,知与不知,皆为垂涕。友杨杰诗悼云:“无语独对空杯,杯酒再对是谁。笑你无端去睡,好个临阵败北”。

    郎公曰:“放浪于形骸之外,托品于天地之间”,其许春之谓也?师者殁讲堂,将士死沙场,岂非壮乎?“学高为师、身正为范”,许师学非最高、行亦有瑕,然则甚得生友之心,何也?真、善、爱而已。真、善、爱则必美!吾与汝勉之!

  • 2011-12-25

    哥们,慢走!

          哥们,其实昨天宣布你脑死亡的时候,我脑子里就蹦出“生于清明,逝于冬至”几个字。我没留意你的夏利在没在兴文楼前,帖子里很多孩子们都在追忆你和你的破夏利,我没有跟他们提起前一天你还问我买新车的事。网页上照片是大家都知道的你最爱的红恒大,可他们不知道你包里备着两种烟,红恒大自己抽,每次见我都另外给我拿中华。你这支烟燃到了尽头,可我们还叼着过滤嘴不肯松口,因为那是我们曾经在一起的证据。

     

          你先上船吧,早晚会相聚!

          好多年没写诗了,别笑我!

     

     

     总是有些雨水
     不期而至
     甚至来不及看清那些云朵


     天空垂下巨大的幕墙
     砸醒悲伤

     你躲在人群中央
     等待解放
     我蜷在冬日的角落
     拒绝生长


     西风阻断河流
     冰冻三尺 芒刺如枪

     你这个叫春的汉子
     别忘了
     我们是你的故乡

     

  • 2011-06-04

    梦开始的地方

     

    毫无疑问,今天是个大日子。估计明年回顾历史上的今天时,会这样描述:中国人第一次获得网球女子单打大满贯。也许因为李娜,我们终于又拥有了这一天。

    古希腊哲学家巴门尼德说过一句简洁又高深的话:什么东西不早不晚地唤醒宇宙,使它从虚无中开始诞生。

    李娜用“梦想成真”描述自己夺冠的心情,本来我以为CCAV也会用“中国人梦圆罗兰加洛斯”什么的标题,出乎我意外的是在李娜夺冠后,演播室屏幕上第一时间打出的字却是:“梦开始的地方”。

    今天不是梦想的结束,而是开始。我们还有山水迢迢的漫长路程......

    不只是李娜的大日子,也是另一个李姓女子的大日子。肯定有一部分如我这样八卦的无聊人除了关注“国家大事”,也没放过《非诚勿扰》。是的,李诗娴今天牵手走了,虽然这节目是录播,只是在今天上演。李诗娴是天大的管理学博士,智商为161,在《非诚勿扰》寻找等待了近半年之后,终于牵手一位40岁的老小伙儿。那是个有着环球之旅的梦想,用自行车“千里走单骑”,骑行了91个国家的人。为完成这个梦想,他用了将近13年。於他,梦想还在继续;於她,梦想刚刚开始;於我们,都是在路上。

    在她微博上看到这样一句话很有意思:有时,排队的乐趣不在于前面的人越来越少,而在于后面的人越来越多~

    提到《非诚勿扰》,对东东枪说句闲话,现在非诚舞台上有个15号貌美肤白符合您高标准的,而且说话风格跟杨少华老爷子挺像,赖赖唧唧,吃字吞字,挺招人待见的,你俩要是合体说个相声......保准牙好胃口就好,吃嘛嘛香,嘿,别说,还真对得起这张脸!反正现在我看尚老师对你和蒋方舟老师也没嘛祝福,要不您考虑考虑?

    这一说不正经的,转不回来了,再说个微博上看的李娜夺冠的段子吧:

          在李娜决赛之前,有人请易经大师起卦问卜,得一“讼卦”,九四:不克讼。那人担心道:“莫非这场比赛李娜会惹出官司缠身?”大师笑道:“不妨,若是平常,这不克讼指官司打输,大不吉利;今日却是上上吉兆。人问为何,大师答:“正是法网难逃也。”

    法网恢恢,挺好。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 去年此时,我正在您的病床前,当时我不知道,这是我和您在这个世界共同度过的最后一夜。

    本来,前一夜我值了班,工作一天回到自己家,真的很累,片刻犹豫后还是决定晚上去医院陪您,直到现在我都庆幸自己当时没偷一时之懒,要不一定抱憾终生。

    您走的很平静,也许跟您前两天一直昏迷有关,也许只是我心理的期望。凌晨四点多,监控机器上的数字开始剧烈变换,我们的心也像跳动的数字一样不能安宁。凌晨六点,归零。所有都是冰冷的零!

    从那一刻,我一直迷迷糊糊。家乡的习俗是要回家。我和哥哥背着您下医院的楼......抱着上家里的楼......回家时我们居然走错了楼门。

    其实您回到家里躺在床上时,我摸着您还是温热的!

     

    进入五月,一直很难熬。先是母亲节,然后是您发病的日子......今晚,我实在忍不住了。

    今天恰好和朋友们提起76年地震的事,他们都不相信当时还很小的我会存有印象。可我确确实实清晰地记得那天夜里您是怎么抱着我从那间小土坯房里跑出来,然后慌慌张张地蹲在一堆棒子秸(玉米杆)前给我穿开裆裤,甚至我都记得因为紧张您开始给我穿错了腿的细节,还记得余震过后回到屋里我望着家里闪着绿光的夜光表睡不着觉的情景。

    我是您最小的儿子,您习惯叫我老儿子。我脑海中一直没有您年轻时的样子,当我稍稍懂事,您已经老了。其实一直内疚,没能多回家陪陪您,多听您讲讲您过去的事。我一直有个愿望,把您的经历写成小说,然后读给您听,不管发不发表,相信您一定会十分满足。总以为有的是时间,可没想到来得这么快。快得甚至没有机会告诉您,大学的时候,我把仅知的一点您的经历写成的小小说获过一回奖,更遗憾地是底稿早没了,只记得题目叫《白莲花》,我现在没法再把它读给您听了。

    印象中您只打过我一次,原因不记得了,似乎是因为学习的事。狂风骤雨般,我当时觉得喘不过气来,不过事后似乎也没奋发图强,幸好,儿子现在虽不算成才,也还能让您放心。我也对您有过意见,高中的时候您偷看我的日记,知道了我的单相思还揶揄过我,可我知道那只是为了让我拔出来,是可怜的天下父母心而已。

    您没有心机,不会拐弯,越老越有孩子的心性。那回无意中开车送您去小区活动室打麻将,您让我往里再开些,再往里,直到倒车都困难了。问您为什么?是走路长了累吗?您天真地告诉我就是为了让那些老伙伴们都能看见,是儿子开车送我来的,有面子,能显摆。现在想想还是觉得您真可爱!

    可惜再没机会让您显摆了!

     

    妈妈,您走后梦到过您几次,都是那么短暂,像是对我之前回家只短暂停留的惩罚。您走了的这一年,过的真的不好。不光是我,家里人都差不多陷在那个情绪里。过年前去看您的那次,我和哥把您送回小格子里的时候,俩人抱着哭了很长时间,就是想到过年了,我们大家都在家里,您这么喜欢热闹,却一个人待在冰冷的格子里。

    情绪似乎太消极了,说点别的吧!

    去年一年,您熟悉的我的几个朋友的父母也陆续去了那里,原先都是老师,您几位应该有共同语言。要打牌找马凌她妈,性格和您差不多,快人快语,乐观派,就是她是哈尔滨打法,你们得先定一下规则。大庆和郝岚的父亲都属于内敛,沉默寡言型的,不过要是数学问题和欣赏中国画,可以找他们。希望你们在那里能成好朋友!

    我偶尔想过死,您别害怕,现在不想了!现在我想:妈妈,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不在乎早几年还是晚几年,顺其自然吧!要是迟些年再见,我能有多几年的故事和话说给您听!

    妈妈,再见面时您会跟我说些什么呀!

     

     

     

     

     

     

  • 2011-03-15

    对号入座

    哥们儿Ivon博客的链接里把我称作Joey。当然,你懂的,是friends里的Joey。

    这世纪初我们粉friends的时候,正好也是六个人,三对儿夫妻。都是多年的朋友,在同一个住宅区,在一家玩的晚了懒了就可以住下的那种。

    人类的一个小癖好就是习惯对号入座,这就是为什么电影电视剧片头总要加上一句“本故事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我们看friends的时候也有这样的小癖好,总想把那六个人分别恰当地安到我们六个人身上。哥们把rachel安在了他老婆身上,大概是因为大家都觉得rachel是最漂亮的一个,自己的老婆当然应该是最漂亮的那个,不过,哥们这么安排也许还因为rachel的懒惰和马虎,这是没法直接说的原因,也是打死不能说的原因。分给我老婆的是Phoebe,因为她的漂亮、爱心和特别,还有她会点儿半瓶子逛荡的手相、血型、星座之类的通灵特征的封建迷信,对,还有唱歌,起码唱个Smelly Cat没问题。

    其他人的对应似乎不全是那么恰当。你知道,世界上的人多种多样,怎么可能我们六个人的主要特质恰好和那六个人完全一一对应呢?譬如我,说话的费劲劲儿像极了Ross,可又像Chandler一样爱开点玩笑,就是和Joey不太搭界,倒是Ivon的单纯和可爱酷似Joey,还有我们最喜欢的讲笑话时他的慢半拍;而HC的英俊和对女孩子的魅力跟Joey也有一拼。于是,一直搞不明白为啥哥们儿把Joey安在了我头上,今天懂了。

    我就是还没长成的幼兽,呆在育儿袋子里不愿出来的袋鼠宝宝,脆弱的孩子!是有点。

    PS:

    Monica的强迫症和Ross的笨拙也在Ivon身上有点儿,

    HC身上也有Ross的较真和Chandler的墙内桃花。

    HL有Phoebe的奇装异服和Joey的馋。

  • 今天,确切应该说是昨天:2月22号星期二,林妹和杨楠结婚了。

    石不该说:2到家了。到位的评论!

    一个叫我“哥”,一个叫我“叔叔”。

    我是下午快三点的时候知道的消息,他们早就约了我今晚吃饭,但没告诉我今天结婚的事。我是介绍人,有过杞人忧天的担心,可居然成了。

    我到百年好盒弄了一对儿米老鼠,寓意“有情人终成眷属”,可我写的是“倦鼠”,结过婚的人都知道的,这叫“你懂的”。

    现在他们可能正洞房花烛,只有祝福!

    总有像累了的耗子的那一天!

    谁的悲哀?

    都是有情人的!

  • 去了趟云南,挺受打击。

    到了丽江某个乡下面的山村里搞个幸福工程的捐赠仪式,仪式开始前告知我要发个小言,大约有十分钟的准备时间,结果我说的一塌糊涂。

    我居然说出了“予人玫瑰,手有余香,馈赠者、受赠者甚至玫瑰都是快乐的”这样的文词,还有“幸福不是一种固定的状态,不是终点,而是方向”,幸好没提说这话的马斯洛。其实我还差一点因为台上坐着丽江的一个副市长,借着丽江宣传的广告语“世界的丽江,心灵的故乡”说出“我们站在心灵的原点上”之类的。台底下坐的都是些没读过什么书的淳朴村民,望着他们对我说出话的一脸疑惑,我真有羞耻的感觉。

    我说之前其实是想大白话来着,可是一捋思路蹦出的就是上面的话,赶都赶不走。我的天哪,我这不是被糟践了吗?

    对,还有一件类似的我不会正常说话的例子:转天,我犯了肾结石,疼得我呀,满地打滚,只想骂人。到了急诊,大夫不急不慢询问了病情,说是要验血、验尿、做CT和B超,之后我疼得撅在急诊室的病床上等着他开单子,他却慢条斯理地一边和别人搭话,一边一笔一划的写。我靠,四张单子开了得有5分钟,我实在受不了疼痛,居然问他一句“你写书呢?”,靠,要知道肾结石的疼痛度几乎仅次于女人生孩子,这个当口我没骂他,居然只是嘲讽,我的天,我真够可以的!

    文青作风害死人呀!西厢记里说:“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天,毛病又犯了!)以后一定好好说话,学会第一反应说人话,说老百姓听得懂的话!终于知道白居易为嘛不容易了!

    别给我织毛衣了,让我冻冻清醒清醒吧!

  • 2011-01-20

    十年

    一度迷失。

    我有过梦想,现在是想安稳度过一生!

    早就没心气了!大约10年前,一个女孩喝多了拉着我说:“敏感词”,我唱:“曾经真的以为人生就这样了,平静的心拒绝再有浪潮”,后来怎么样?我的她指着我学生的毕业照说:“这个喜欢你吧?”“啊?为什么?”喜欢你的都是一脸正气的!

    ......

    半年前,妈妈离开了我,我一度想过:我要过不一样的生活,随心所欲不逾矩!

    三个月前,当《老男孩》的音乐响起,“青春如同奔流的江河,一去不回来不及道别,只剩下麻木的我没有了当年的热血”,我看着20楼的窗外,阳光明媚,岁月静好,泪眼婆娑,想:这样跳下去也很好!

    20天前,我说过什么假装忘记了!

    元旦。我想:从新开始!

    去年我们六个人失去了四位老人,是我的亲娘、干娘和干爹!我爱他们!从60多到80,在我们都觉得不可能这么快离开的时候!

    看到扎西拉姆·多多的《班扎古鲁白玛的沉默》,心中好生感慨!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不增不减
    你跟,或者不跟我
    我的手就在你手里
    不舍不弃
    来我的怀里
    或者
    让我住进你的心里
    默然 相爱
    寂静 欢喜 。

    好多人以为这是仓央嘉措的诗,所以喜欢上六世达赖,而我喜欢仓央嘉措是因为他的那两句:

    一个人要隐藏多少秘密/才能巧妙地度过一生。

     

    没有秘密,没有抑郁!

    抑郁症十年,是为记!

  • 2010-12-04

    冬眠

    和国法通电话的时候,我正开车穿过外环线,朝着灯火明亮的华苑驶去,而国法正在山东老家里的厨房为父亲做着晚饭。我问他怎么样?他却告诉我刚为母亲圆坟回来。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匆匆挂掉电话,把车停在路边,忽然觉得一切都暗下来,静下来,然后哭起来,为他,也为自己。

    其实他母亲要放弃治疗的时候,国法给我打过电话,我本来能再见老人最后一面的,可我实在没有勇气面对一个不知真相的善良的濒死老人,怕自己抑制不住。

    2010,先是cat的母亲,再是我娘,这又是国法的母亲,同一年我们失去自己最亲最爱的人。真的希望这一年从来没有来过,我愿意用我生命中过去的任何一年和今年交换或是失去任何一年也不要这一年,哪怕再经历一次落榜、哪怕失去曾经最美好的一年......

    我就要四十岁了,母亲在,我可以永远是孩子,可以一事无成却能保持内心的某些骄傲,可现在,我失去的不仅仅是母亲,不仅仅是如同奔流的江河一去不回来不及道别的青春,剩下的只是些对未来生活的恐惧和对过往生活的祭奠。

    是的,其实就是缺少生活的勇气,可惜,放弃生活的勇气也不够!只能暂时这么浑浑噩噩地活在冬天里。

    真希望睡一觉醒来就是春天呀!

     

     

  • 2010-09-27

    日记门歌

    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教授丢日记,万事成蹉跎。

    今日复今日,今日何其少!日记又不伪,此事何时了。

    一日又一日,记性还挺好,满本变天帐,哪找后悔药?

  • 这是妈妈不在之后的第一个中秋节。

    照例回杨柳青过节。大哥没让我开车回去,特意赶过来接我,为了能让我陪爸爸和他喝上杯酒。

    酒过三巡,杯盘狼藉,准备家去的时候,爸爸说:“给你妈鞠个躬吧”,然后熟练地拿出妈妈的遗像,恭恭敬敬地摆好,等我们都站立好了,“守娴,今天中秋,孩子们都来了,我们都很好,你那边放心......”,之后就是大家的哽咽、哭泣......

    不知多少个夜晚,爸爸这样对着妈妈说着话儿呢?我也对您说说吧:

    妈,您走了的这段日子,我也许做的事不全对您心思,希望您像原先一样骂我怨我然后原谅我,我会好好的,不让您再为我担心了。妈,今晚的月亮据说是有史以来最小的月亮,因为她离我们最远,您在这个最远的月亮那边吗?

    妈,我想您!

  • 2010-06-20

    父亲节

         手机铃声把我叫醒的时候是早上八点多钟。迷迷糊糊按了绿色的yes后,里面传来干儿子稚嫩的大喊:“干爸,父亲节快乐”,听完这句真正醒了!

         撂下电话推醒xd,还没来得及问她知不知道父亲节的事,她就跟我说刚梦见爸妈了。说是爸爸嗫嚅地和她说了会儿话,她没明白意思,我妈抢过话头:“嗨,你爸的意思就是想让你们给买个饮水机”。

         xd解梦说是母亲节的时候给爸妈拿了套茶具,现在是妈妈托梦让我们别忘了今天是父亲节,要去看看爸。我本来就打算今天去的,但真不知道是父亲节。妈妈走了的这段日子过得浑浑噩噩,除了上班就是上坟,啥都没多少兴趣,也就更没关心其他事情了。父亲的情况比我要严重,这段时间饭量也小了,无情无绪,不爱出门。毕竟他早已经习惯了和妈妈两个人一起的日子,现在白天家里只剩下他一个人,也没有什么事干,实在是不好过。前两天给拿了本小说和hl的博客书,他早就看完了。

         买了台笔记本给爸爸,赶明把网给接上,让他上上豆瓣什么的。

       

  • 2010-06-03

    碎片

    坐在杨柳青火车站进站口的台阶上,三个人肆无忌惮地失声痛哭,全然不顾旁边人来人往,那是我哥、徐丹还有我。左手边抱着鱼的胖小子依然没心没肺地笑着,塑像下面从左到右写着四个字:余有年连。

    5月12号晚,我正喝多了坐在杭州培训中心的机房里写博客的时候,妈妈在家里看着电视,开始像喝多了一样言语不清。那晚我博客的题目叫《五月的西湖,是一面照人心伤的镜子》。

    15号晚,上海五角场。ML终于哭出来了,为了半个多月前辞世的母亲。而我同时接到妈妈生病的电话。

    16号晚,西青医院。妈妈在病床前拉着我的手说:“没事,都已经好了”,十分钟后我知道她的脑中有占位,我问大夫“占位”是啥意思,他说:“瘤”。

    18号晨,妈妈掐着手指在喃喃自语,我说您干什么呢?她老人家不好意思地说:“每天醒来我都会默念点东西,看看自己糊涂没糊涂”。我让妈妈大声地背了一遍,是下面的词:“一二三四五,金木水火土,上下分天地,往来别今古。一去二三里,烟村四五家,楼台六七座,八九十枝花”,妈妈说得缓慢但流利、清晰。爸爸告诉我这都是他们小时候学写毛笔字时“仿影”的内容。

    21号晨,妈妈说左侧腹部疼,扶着妈妈上了趟厕所,徐丹给打了开塞露,大便呈黄绿色。临走上班前,妈妈当着我的面对来接班的大姐说:“他俩一宿没睡,很辛苦,但伺候手法不好”。这是我听到妈妈说的最后一句话。

    21号晚,因腹腔出血,下了胃管,禁食禁水,母亲没力气说话了,之后嗜睡,昏迷......

    27日晨6时,眼见着监视仪器上的曲线一点点变成直线,三位数和两位数归零,我的头皮噔的一下麻了,哇地哭了出来。

    28日,歪在沙发上打盹,突然惊醒,梦见输液瓶里已经没液了,心中着急地喊了声:“护士”!

    29日,纸钱和菊花瓣随风一路打在脸上,脑中忽然蹦出:《菊花台》也许就是一首挽歌。侄子手中捧着的黑白的妈妈对着我有彩色的笑。

    31号夜,梦见妈妈苏醒过来,我扑上去亲了妈妈脸颊一口,特真实。我以前从未亲过妈妈!

    刚才,写到上一句的时候哭了!

    我的母亲张守娴,生于1930年农历8月21日,逝于2010年5月27日,享年80岁。

    我也成了没妈的孩子了!

     

     

     

  • 2010-05-19

    悯侬

     

    昨日入世博

    归来泪满襟

    遍处说好者

    都是神马人

  • 早上十点多钟的时候,我终于找到一个贴切的词:时过境迁!

    正在西湖边。防空警报响了起来,我知道是汶川两周年的原因。我仅仅静立了十秒钟,就知道回不去了,想起了这个词:时过境迁!

    街上的人群拥挤依旧,孤独的心情谁能感受!

    两年了,整整两周年,可两年的变化是不可想象的。

    往事不要再提,人生已几多风雨。我来杭州已经一周了,一直想找个形容这次感受的词,今天终于找到。

    五月,杭州无疑是美的,西湖也是美的。按阴历来讲,还是西湖美景三月天,春雨如酒柳如烟。走在路上,香樟的特有香气不时沁入心脾,阴晴无定,有在路旁等候眺望的快乐。夜晚十一点,我住的西溪上空依然有战斗机不知疲倦地飞过。

    两年前,我来过这里。一直想用一个“在别处”、“在杭州”或是“又一个五月”为题,可是觉得都不贴切。不一样的心情,不一样的梦。

    一直觉得和杭州很熟稔,因为我在天津生活的地理环境一直和杭州有关。师大北院就在双峰道边,而双峰插云就是西湖十景之一,旁边还有西湖道、苏堤路、白堤路、三潭路、龙井里、平湖里......这是再次来到这里的时候,我才把一切穿到一起,有点可疑又顺理成章。换句话说,两年前不懂,两年之后多少看出点端倪......

    其实防空警报响的时候我还在干另外一件事:劝一个失恋的妹子重新鼓起勇气面对生活!我只是妄图以一个师长的角度使她从黑白的世界走出来。我知道,道理我懂的她都懂,走得出来不出来只能靠自己,我又能如何呢?

    一切都是事过境迁了的,就像我讲课时能说出的很多诗句:“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还是“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

    五月的西湖,像一面照人心伤的镜子。

    我可以在第一次面对西湖的寂寂午后,默念柳三变的“重湖叠巘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可再次面对时,只是闪现张岱《湖心亭看雪》里的最后一句::“莫说相公痴,更有痴似相公者。”

    这是一个容易使人把她当作汴州的城市,彼岸终究只是彼岸!当彼岸成为此岸,我们依旧想说出波若波罗密。

    旅行的意义其实就在于偶尔回望此岸的那一瞬间,体会精神上的在途中不离家舍和肉体上的在家舍不离途中。

    喝多了,不知说些什么!

  • 2010-04-21

    哀悼日

     

    连着几天发烧,吞咽困难,没好好吃东西,馋了。中午输完液本来想买饼做烩饼,没买到就凑合做的面条吃。刚意识到不应该在哀悼日吃面条的。上次哀悼日是三天,学校食堂停止供应面条三天。

    如果没记错,距离现在整整两年了。

    希望这样的大灾难里,有运气的白流苏吧!

    “香港的陷落成全了她 。但是在这个无法理喻的世界里 ,谁知道什么是因,什么是果?谁知道呢,也许就是为了成全她 , 一个大都市倾覆了。成千上万的人死去,成千上万的人痛苦着, 跟着是惊天动地的大改革...... 流苏并不觉得她在历史上的地位有什么微妙之点。她只是笑吟吟地站起身来,将蚊烟香盘踢到桌子底下去。

    传奇里的倾国倾城的人大抵如此。” 

    幸好家里有张爱玲的小说,不然哀悼日还真不知怎样过。

  • 2010-04-08

    提醒自己

    越来越觉得自己索然寡味。

    似乎逐渐失去幽默感了,机关真的让我改变不少!

    像在溺水下沉!

    一定要振作呀!

  • 2010-03-26

    海子这些年

         

         春天,十个海子

     

          春天,十个海子全都复活
      在光明的景色中
      嘲笑这一野蛮而悲伤的海子
      你这么长久地沉睡到底是为了什么?

      春天,十个海子低低地怒吼
      围着你和我跳舞、唱歌
      扯乱你的黑头发,骑上你飞奔而去,尘土飞扬
      你被劈开的疼痛在大地弥漫

      在春天,野蛮而复仇的海子
      就剩这一个,最后一个
      这是黑夜的儿子,沉浸于冬天,倾心死亡
      不能自拔,热爱着空虚而寒冷的乡村

      那里的谷物高高堆起,遮住了窗子
      它们一半而于一家六口人的嘴,吃和胃
      一半用于农业,他们自己繁殖
      大风从东吹到西,从北刮到南,无视黑夜和黎明
      你所说的曙光究竟是什么意思

     

    很惭愧,我知道海子的时候,他离开整整四年了。那天是1993年3月26号,我记得很清楚。那阵子,天大的一个哥们挑头联合天津各高校的文学青年办了个叫《创世纪》的地下刊物,我的第一首诗就发在她的创刊号上。那天下午,恰巧这一帮子人正在我们师大中文系二楼的208教室开个见面交流会,按现在的说法就是一个文学男女青年的大爬梯,消除些只知其文不识其人的暧昧尴尬状态,让下蛋的母鸡们相互认识认识。插一句,就是这天,我感受到了人生最高规格的一次褒奖---当我报完姓名,旁边一个漂亮女生激动得死死握着我的手半天没松开,嘴里一直念叨好几遍“您就是**呀”......说实话,我表面不露声色,内心其实比她还激动,20多年来我哪见过这场面呀,还从来没人对我用过“您”字,也没人见了我这么激动过,何况是个80%人眼中的美女......

    看,现在回忆起来都让人激动不已,又过了快20年了,都没第二次这样的机会,哎!

    也就是这个下午,耻辱感随之而来,因为忽然有人提到了是海子的祭日,我居然不知海子是谁,亏我还是学中文的,还是写诗的,不堪回首呀!

    散了之后恶补,更发现不知道这样高度的一个诗人自己简直不可原谅!于是写诗的心就淡了,到后来认识了徐江,就更淡了,后来看了梨花体,完全对诗恶心了。

    这样的日子怎么也得读首海子的诗吧,就弄个大家都知道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吧: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和每一个亲人通信,
    告诉他们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
    我将告诉每一个人。
    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
    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
    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
    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
    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 2010-03-25

    听ing

    听ing就是听着的意思,还不明白?

    听牌!打麻将知道吗?

    还不懂?急死我了,就是差一张牌就和了的状态,当然有可能你和也有可能别人和,说白了就是等待着的意思!

    就这么听着......和听牌的心情不完全一样,那种听着的心情多少有点紧张、兴奋、期待、渴望......像杨钰莹唱的:“心儿跳,梦里笑,这种感觉谁也不知道”,而我现在的感觉却只剩下麻木,知道等待戈多吗?戈多有可能来也有可能不来,有点煎熬地无聊等待!

    主管领导到年龄要退休了,新接任的人选已经从市委组织部传出明确消息,听说就差市里过常委会这一关了,于是就这么听着。老领导在这个阶段不好再有什么设想,日常工作就这么拖着,等新领导来再定,这就叫空档期吧!怎么那么百无聊赖呢?

    看来我还是个爱干活的人!

     

  • 2010-03-24

    春祈

    春天的时候却觉得自己垂垂老矣,也许真是心态老得不行了。

    阴冷,不只是停了暖气的原因。

    XS毫无征兆地丹毒感染,反应在左脸上。从眉毛下沿着颧骨一直到嘴角一条清晰的分界线的左侧直到耳根都是又红又肿,像极了小时候有个动画片《天方奇谭》里那个脸上总有些红润的美艳小狐狸。就是中间这个:

    当然我是开玩笑跟她说的,想多少开解下她紧张的情绪。要是平时这么说,她嘴上肯定饶不了我,没准脚早就上来踢我了,可昨天居然没啥反应,看来心里真是有点紧张把这病当回事了。据说十分的疼,让人看着十分可怜。这两天她都在输液,输液时又出了毛病,不知怎么回事,输进液胳膊上的血管都变成红色的了,密密麻麻红色的蚯蚓显现在胳膊上,能吓死人。哎!可能得持续一个星期,希望快点好吧,大家都不太适应这样。

    放弃考博了,MSN的签名改成了“做减法的人生”,本来就是没有想法的人,何苦为难自己,为难别人。

    ML的老娘病了,很重。我不知道怎么劝慰,只能在遥远的天津的春天里为老人家祈祷......

    春天来了,一切都会变好吧!

     

     

  • 2010-03-12

    走近桃花岛

    有一回也不是干个啥事,时间太长记不清了,反正完事后XS忽然对我说:“你就不能放松点吗你”,她不太会说文词,要是我说肯定是用“你的心包裹太紧了”的装B句式。不管怎么表达,她的意思我明白,就是说我骨子里生性太压抑了,当时嘴里虽然玩笑地否定着,可心里想:介姐们眼真毒,感觉比她说话细腻多了,真他妈的还有比我自己都了解自己的人!

    能看出我压抑自己的人还真没几个,因为我的表象是随时都在释放自己,别人眼里我是个没正行的人,贫气或幽默,以说玩笑话为己任,基本没有正色过,所以当时新闻学院里有条院训就是“无聊找LR”。

    可我知道自己内心强烈的不安!一直!火山口虽然常态喷着气,时间长了人们习以为常,可并不代表里面的岩浆活动不剧烈,你以为它喷点气就已经算释放了吗?

    习惯了跟人保持距离,很少跟人透露真实的内心想法,哪怕是最亲近的人!习惯了掩饰,无论是内心那部分柔软还是坚硬的东西,就像桃花岛上的五行八卦阵,真真假假,虚虚实实,要走近容易,真要走进去你得费老鼻子劲了!就算有时你趁我喝多了酒也不一定!

    本来不想提的,前两天一个哥们喝大了,晚上快十二点的时候我赶过去帮着给他弄回家,回来的路上我难受得想哭,因为他也是个习惯压抑自己的人,难得借酒释放,推己及人,我觉得自己为什么就不能痛快地释放一下呢?然后就想起XS对我说过的话,悲从中来!

    告诉你们怎么才算进了桃花岛吧,如果我理智对你,说明感情还没有占上风!

    幸亏我不是教授!

     

     

  • 2010-03-10

    孤单

    办公室里的桶装矿泉水前天就没了,我一直没要新的,为的就是找个理由能去旁边的办公室和别人聊聊天。

    对桌的老同志三月份正式退休了,我从来没有一个人一个办公室过,不太适应。

    有点孤单。

    也曾憧憬过自己一个办公室的惬意情景,没人打扰,上班时间有闲暇时打会儿游戏也不用担惊受怕......可惜于我没有想得那么美好。就像一段假期对于每个人可能都是美好的,可退休之后只有假期的日子也许是一种没有指望的绝望。

    只是习惯了站在人群中!

    看《越狱》的时候对一句台词印象深刻,一个老人意识到他所面对的陌生人有可能是逃犯时还是邀请这个人去家里,因为“一个人吃饭是最不能忍受的一件事”。我现在多少有点这种感受!

    空落落的!什么也干不下去!

    沮丧!像阳光下慢慢融化的雪,剩下的脏泥露出来!

  • 2010-02-24

    怎么走了?

    这是cat上传的照片,我在电脑里起的名字叫波波和嘟嘟。

    波波是个美女,情人节出生的。我喜欢她和她姐不同的审美观,因为见过一面之后她觉得我比HC帅点。

    另外的主角是嘟嘟,她家的美狗,嘟嘟,活到了牛年的最后几天,十五岁。我喜欢这照片的原因一是因为美女波波,另外就是嘟嘟。详情见此

    我家的猫也叫嘟嘟,爱的让人心碎。嘟嘟在此

    他也走了两年了。

    毛毛年前走了,8岁。我搬家四天之后走的,没有任何预兆,可能以为我们抛弃了她。,因为忙乱,我们本来打算收拾好屋子把她们接过去,可我去老屋去喂她们的时候,她居然走了。后悔不已!

    曾经属于我们的义无反顾地离开了,我却无能为力。无法言说的痛!

    就像多年前埋葬皮皮时cat所写金刚经的谒子,“一切胎生卵生湿生化生,来从虚空来又向虚空去,往生来世,皆大欢喜”。

    随喜!

  • 朋友前两天在天涯追一牛人辈出的贴,题目是把时下恶俗的歌词用古文重写一遍,我刚说要掺和一下,朋友就给我出了个容易的:“吉祥三宝吧,用诗经体。”憋了一天终于给凑出来了,不过吉祥三宝这歌词写得太缺德了,可别因为这个毁了我的一世英名,XS看完今后不再崇拜我可就坏了。

    先贴原来的歌词:

    阿爸,太阳出来月亮回家了吗?对啦!
    星星出来太阳去哪里了?在天上
    !
    我怎么找也找不到它?它回家了
    !
    太阳、星星、月亮就是吉祥的一家。

    阿妈,叶子绿了什么时候开花?等夏天来了
    !
    花儿红了果实能去摘吗?等秋天到了
    !
    果实种在土里能发芽吗?它会长大的
    !
    花儿、叶子、果实就是吉祥的一家。

    宝贝,爸爸像太阳照着妈妈。那妈妈呢?

    妈妈像绿叶托着红花。那我呢?

    你像种子正在发芽。我们三个就是吉祥如意的一家!

    -------------------------------------------------------------------------------

     

    阿爷阿爷,女知之邪,日出其间,月归之先?甚矣女知,彼归之矣。星汉灿烂,日何至哉?辗转不见,夜寐萦怀,彼虽归之,尤在中天。  日共星月,若其一家,其乐融融,得其吉矣。

    阿娘阿娘,女知之详,其叶沃若,何日生华?灼灼其华,俟之孟夏。红锦实藩,累累撷堪?莳之于土,尚能发哉?硕硕其茂,俟之秋焉。叶共华实,若其一枝,其貌翳翳,得其吉矣。

    阿珠阿珠,女知之乎,日杲若爷,泽诸娘且。煜煜蔽天,娘何若也?煦煦为仁,扶华青叶。子又若何?譬之实核,萌萌欲发,方待其茁。子共爷娘,怡然一堂,姁姁相乐,得其吉也。

    就这意思了,见笑!

     

  • 2009-12-15

    不过如此

    题目似乎就暴露了我颓废和抑郁心理的本质。崔永元抑郁那阵不就出了本书叫《不过如此》吗?

    早上听说干儿子他亲爸熬夜看电视的事,我妄自揣度他有点抑郁症的前兆了,曾经一度我这种状态延续了很长时间。那时候很累,总是工作到晚上九、十点才回家,身心疲惫,总觉得生活不该这样,这一天没有一点自己的时间,有点亏得慌,不想就这么睡去,即使已经很累很困明天还得早起,于是就自怜自艾,想补偿自己,哪怕看张盘看看无聊的电视呢,一弄就到一两点,然后恶性循环。

    HC正处在事业上升期,现在深得大毛二毛喜欢,一年多前就允诺提拔他,到现在也没兑现,身上的活儿却越来越多,总有点“你说过两天来看我,一等就是一年多,三百六十五个日子没法过”的困扰。前面有胡萝卜引着,小毛驴也只有硬着头皮跟着走,毕竟比没胡萝卜还抽着你走强点吧。刚允诺的时候还兴奋点,可时间一长,虽能闻着萝卜味却吃不到嘴里驴也就疲沓了。总这么充着血而不让人发泄还不得把人憋出病来?

    可是不过如此,都是围城。得到未必比现在状态好多少。老话怎么说的来着:“妻不如妾,妾不如......不如偷不着”,郭德纲还这么说:“比结账后的嫖客空虚,比收工后的小姐寂寞。”生活逼着我们改变。前两天重听达明一派的《十个救火的少年》,感觉原来我们就是被撇下葬身火海的三位少年,没法去令这猛火不再燃。梦想渐渐模糊地变了味道,身不由己,无力挣脱现实,这种感觉太可怕了。

    又能如何?

  • 2009-11-30

    不折腾

     

    今朝雨昨夜风
    黄花跌落又一层
    唤友又呼朋
    酒酣人散到三更
    身自横人空等
    笑观围城

     卧听晨钟暮鼓声
    锦衾冷心中疼
    独伴孤灯
    可叹痴情惹人憎
    一场春梦

    转眼就成白头翁
    无需自怜又顾影
    本色人生
    不折腾也能赢

  • 2009-11-21

    前胸和后背

    单位这些日子搞了青年干部培训,参加培训的从处级到科级都有,开始大家还奇怪为什么只培训这些人,后来恍然大悟:虽然没有明确说明,但这些人的共同点是各级的后备干部。

    有后背就得有前胸,看图吧!腾讯上图片的标题就叫“裸背孙悦硬撼低胸刘晓庆”

    前胸和后背PK哪个赢面大?看谁年轻?露得多?还是和上面配和得好?

    我从事党的工作时间不长,强烈的求知欲驱使我上百度知道搜了下后备干部,最佳答案如下:

    http://zhidao.baidu.com/question/43063015.html?si=2